陈伟星 打车链发起人、快的打车、泛城资本创始人简介

陈伟星, “快的打车”创始人、泛城资本创始人、打车链发起人。出生于浙江绍兴,陈伟星头脑聪明,而且学习能力很强。学生时代曾担任浙江大学学生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并负责组织两届挑战杯创业计划竞赛。2004年12月,创办浙大《科创》杂志,担任编委会主任。2008年获浙江省大学生创业之星,并入选浙江省改革开放30年来群英代表。曾获2015年第19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2012年《福布斯》中国3030创业者等荣誉。


2010年在多方面借鉴了《魔力学堂》的经验后,27岁的陈伟星拿到了4000万元的战略投资。陈伟星终于撬开了网页游戏的大门,并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跑者。今 年以来,泛城科技在香港、上海等地开设分公司,加快了布局全球的步伐。此时,距他从浙江大学毕业仅3年。

少年的老板梦、创业史

陈伟星出生在浙江绍兴上虞一户普通人家,儿时母亲过世,父亲是农民。在当地的崇商文化中,人们表达尊敬最常用的方式是叫对方“老板”。从小浸润在各种“老板”中长大的陈伟星,对于“生意人”的身份向往可以说与生俱来,那是一种本能,而这种本能在陈伟星卖出第一车泥沙后得到了体现。当把钱分给召集来的小伙伴时,他觉得“做生意是一种很棒的体验,自己出点子,找一帮人一起做,赚到钱分给别人的时候感觉最开心”。

陈伟星出生在浙江绍兴上虞一户普通人家,儿时母亲过世,父亲是农民。在当地的崇商文化中,人们表达尊敬最常用的方式是叫对方“老板”。从小浸润在各种“老板”中长大的陈伟星,对于“生意人”的身份向往可以说与生俱来,那是一种本能,而这种本能在陈伟星卖出第一车泥沙后得到了体现。当把钱分给召集来的小伙伴时,他觉得“做生意是一种很棒的体验,自己出点子,找一帮人一起做,赚到钱分给别人的时候感觉最开心”。

18 岁那年,走出老家,怀着一番雄心壮志的陈伟星走上了高考考场。在 21 世纪初纳米技术狂热的年代,造出拥有特异功能的新材料,赶上时代的创业风口,是陈伟星读大学的动力。但是由于高考前的严重失眠,在考场上睡了 50 分钟的陈伟星,第一志愿落榜,上了北京化工大学。梦想的破灭一度让陈伟星很难过,他不愿意委曲求全, 3 个月后选择了退学重考。

退学后的陈伟星选择了重新高考,在失败了一次后,他考上了老家的浙江大学,在那儿开始了新的折腾。而远在北京的程维在短暂的懊恼之后,选择了接受,并开始了和大多数学生一样,日常地学习,日常地踢球,日常地恋爱,普通而平静。

上了浙大之后,从农村走出来的陈伟星不愿意回家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他需要出人头地,而且是尽快。

于是,进了大学不久后的陈伟星就想利用科技搞创业,不管新科技多么专业,离自己的本专业有多远,他都不怕,“学透它们,再设法把科技成果化作财富。”

在迫切地想要出人头地的欲望下,陈伟星在大三那年找到了自己的创业方向——创办杭州泛城科技有限公司。随后, 7 个大学生,一间小屋,几台电脑加上东拼西凑的 17 万启动资金,陈伟星的创业之路也由此正式开始。

创业之初总是艰难的,更何况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最开始,陈伟星打算造一个商务寻呼平台。在一份杭州地图上,把餐馆、酒店、洗衣店、眼镜店等商户标注出来,附上简介,用户对哪家商户感兴趣,想预订服务或商品,点击商户图标,软件就拨出商户的热线电话,所有的一切,消费者不需要花一分钱,电话费用由商户承担,寻呼平台的盈利也来自商户缴纳的服务费。

点子虽好,创意也有,但技术门槛太低,精明的投资者口袋中的钱并没有那么容易得到。

由于找不到合适的投资人赞助,在 2007 年的夏天,创业团队每人每月只有不到 500 元的花销,吃肉都成了问题。“那时常以考察物价为名,到菜市场看看猪肉解馋”,陈伟星后来回忆起这段经历曾这样感慨,“团队里有人流泪了,尽管心有不甘,尽管不舍,他们内心已难以坚持, 7 个人最终只剩下 2 个。”

在经历了创业初期的摸爬摔打后,陈伟星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路,也就是进军尚处在发展早期的网页游戏行业。

在那个菜市场看肉解馋的夏天过后,陈伟星意识到了资本对于创业的重要性。在一番软磨硬泡下,陈伟星成功游说了朋友父亲的朋友,拿到了 120 万元的“天使投资” ,还获得了国家对于这个大学生科技创新项目的 80 万元扶持经费。

随后,一年的搏命研发, 200 多万元的投入,陈伟星和团队研发的一款叫做《魔力学堂》的游戏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 5000 多万玩家,创造的财富累计超过 1 个亿。 2010 年,泛城获得 4000 万元风险投资,团队体量呈几何级数扩张,从数十人到近 300 人。


2011 年的夏天很热,秋天雨多。

那年,杭州的夏天就像一个蒸笼。人们在烈日下苦苦打车而不得的时候,满头大汗陈伟星看到了商机。当时在游戏行业捞到了第一桶金的他,渐渐对其产生了厌倦,折腾惯了的他正在寻找新的刺激。“我想做一些可以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事情,那比游戏更有意义”,于是快的打车在杭州出生。

2013年4月,快的拿到了来自阿里的投资。此前,陈伟星与泛城科技投了三百多万元,成为其孵化者。与此同时,它还获得了一笔来自李治国的阿米巴资本的天使投资。血战如陈伟星所料,很快就开始。迄今,它以今年2月与嘀嘀掏钱补贴司机与乘客,抢夺用户为高潮点。激烈的火拼既赚足了眼球,同时也以疯狂的烧钱为代价。

陈伟星感到压力最大的不是钱,是产品上线之前来自泛城科技内部对其一浪接一浪的质疑。内部有很多人觉得这件事会失败,有人觉得已经有很多人在做这件事了,包括一些政府部门也参与其中,“时机不对”;还有人说,怎么赚钱也不明朗,“你是干游戏的,做App没有经验 ,游戏挺赚钱的,为什么要去做一件看不见钱的事呢。”当时设在泛城科技平台上的快的产品团队总共十多个人,他们要么辞职,要么转岗去了其他部门。“这个团队一度只剩下两个人。”陈伟星说。

“我希望这事儿足够大,趁年轻能够狠狠搏一把。”做快的符合陈伟星的这些期待。当时,有不少人在做打车软件,“他们都没做成功过,使用起来要么操作很麻烦,要么司机的响应速度很慢。”陈伟星觉得自己可以干好这件事。

另一个刺激他的原因是,2012年春节后不久,他问过好几位员工:“过年的时候还开电脑吗?”有两个人告诉他用过电脑,其他人回答“没有”。而用过电脑的两个人打开后看的只是与公司有关的数据。“当时我想完蛋了,连我们自己都不玩电脑了。今年我们必须搞移动互联网。”

快的拿到阿里的融资不久,陈伟星就把彼时身处硅谷、担任某跨国公司高管的吕传伟请来,任快的CEO,并给了吕传伟等3位合伙人优厚的股权分配,且他们的股份相加要大于陈伟星自己的持股比例。陈伟星不再参与公司日常事务的管理。“他是我们公司的一位重要股东,主要关注战略方面的事。”一位内部人士说道。

“把事情做起来才是最重要的,这个选择并非来自资本方的建议,而是我自己的一个决定。”陈伟星说,当时阿里其实有些反对这事,他们对一个新加入的人一时还不太放心。但当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这其中有好几个原因。

“和竞争对手打仗的战事很紧,其实以前我也碰到过打仗的事,但发现自己并不擅长,执行上做得不好,精力上也应付不过来。”另外,陈伟星觉得自己团队的实力还不够强,需要外援。陈伟星通过李治国认识了当时也想做打车软件的吕传伟,在杭州聊过几次后,他觉得吕传伟有海外的经历,在大公司里做过高管,因而由他来做CEO很合适,于是就邀约他一起来做这件事。

在疯狂的补贴大战后,快的和滴滴两方都感到了疲倦,每天以千万数额的速度烧钱,两方的投资人都有点受不了。这时候,双方团队都觉得需要认真地考虑合并一事,经过近一个月的谈判,最后实现了“情人节计划”——快滴合并。

不到一个月,联席CEO吕传伟离职,程维正式全面接管滴滴快的,占股近50%,是滴滴快的最大股东。现在看来,这场表面上的合并却更像是一场收购。

此时的陈伟星,对于该结果已无力掌控。“输了之后,只能借酒浇愁去了,几乎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输者退场,赢者通吃。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离开快的之后的陈伟星,像当年大学退学重考一般找到了另一个浙大——区块链项目。

“我这两年吃饱了撑着,去看了很多经济学的书,也去全世界访问了很多奇葩,经历了无数个夜晚的苦思冥想。创业者活着就是为了解决一个又一个更大的问题,这样很爽,所以要找问题,我是先思考经济和金融,再发现区块链的。”
 

“自从找到区块链,酒戒了女友也不要了”,陈伟星曾这样感慨,并成功投资了包括币安、火币、Qtum、Tron等多个风头正劲的区块链明星项目,几乎卷走了区块链早餐最好吃的蛋糕。如今的陈伟星像此前畅想快的智能出行的未来一样,正畅想着另一场革命。

 

关于打车链



5月27日,在贵州国家数博会举办的交流会上,快的创始人、泛城投资创始人陈伟星,原美团联合创始人、天际线创投创始人杨俊透露将推出区块链打车平台。陈伟星在会上表示,想以打车应用开始,通过区块链技术打造一个生活服务平台。

5月28日凌晨,陈伟星发朋友圈再次确认将与杨俊共同推出“打车链”的消息。他在朋友圈中解释,“打车链”将构建由“劳动者”与“消费者”共享的平台,以区块链的燃烧模型取代资产负债表的收入模型,使用V/Lrate估值模型。星球日报尝试检索解释陈伟星提到的”燃烧模型“及”V/Lrates“内容,但公开资料中暂无相关解释。

在媒体采访中,陈伟星描绘了“打车链”的版图:用区块链结合打车,搭建出一套区别于过往的经济体系,并借此来获取“人口应用”。具体来说,这等同于从互联网中获取流量,再开发一系列“满足用户生活服务的应用”。

事实上,区块链+打车并非新观点,将区块链技术与出行结合的案例不少。

以色列自动驾驶项目Vectoraic就将区块链技术与无人驾驶结合,将路况数据上链,提高无人驾驶的安全性和智能化;oBike与区块链平台波场(TRON)合作,以平台代币oCoin奖励骑行用户;ofo也于今年5月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探索区块链技术在共享单车中的应用。今年3月传统中心化平台滴滴出行也被爆出以40k-80k的高薪聘请区块链研发工程师。

不少观点认为,中心化的打车平台可能被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颠覆。

也有人曾设想过区块链技术与打车场景结合的状况:使用区块链技术,司机将身份、位置、价格、评价等信息上传到区块链上,乘客根据司机信息进行筛选,找到与自己需求匹配的司机。在区块链技术辅助下,平台不再被司机和乘客所需要。

“区块链+打车”的确为出行服务拓展了新的方向,如果成功落地,也将一定程度上改善目前滴滴一家独大的情况。值得思考的是,信息的上链和流通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司机的上链成本或许并不低于传统打车平台收取的30%服务费。区块链+打车平台要如何平衡数据上链的大量费用?同时,如果真的让乘客直接对接司机,如何保证司机上传到链上的数据都是真实的呢?出行的安全性真的会得以提高吗?

无论是主打安全、数据可追溯,还是以竞价改变用户原有的打车习惯,都并非易事。同时,其竞品滴滴出行也在不断探索区块链技术,陈伟星的区块链打车平台若想实现弯道超车,或许也面临很大挑战。

区块链行业新星,陈伟星的区块链折腾史


1、和朱啸虎的隔空互怼

陈伟星进入区块链的时间并不长,或者说进入链圈爱好者视野的时间并不长。真正说一起来,还得从今年春节期间区块链的火热和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一夜爆火开始,确切的说应该是从和朱啸虎的隔空互怼开始。

先来介绍下此次事件的两位主角:朱啸虎的名气自不用说,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大名鼎鼎的投资大佬,曾投资过饿了么、滴滴出行、ofo小黄车、映客等明星项目并创造了极高的回报,被称为“独角兽捕手”。不过,前一阵子,他刚刚因为将ofo“倒手”给阿里而被业界人士诟病。

陈伟星,也就是几年前与滴滴合并的快的的创始人,当然还是本篇文章的主角,随着区块链的火爆,在与朱啸虎的区块链“舌战”中再次成为行业明星。

陈伟星与朱啸虎的互撕,从年前原本双方各自搭台唱戏,表达对于区块链不同的看法,最后升级为了年后指名道姓的决裂声明。这场论战,囊括了大半个创投圈,也同时将创投圈割裂为了两个阵营:以朱啸虎为代表的“古典互联网”派和以陈伟星为代表的区块链派。

“古典互联网”派认为当前的区块链风口是“骗子行当”,ICO只不过是借机割普通市民韭菜,以朱啸虎、雕爷、张颖为代表。区块链派则高调拥护区块链,认为区块链必将颠覆现有的互联网体系,以陈伟星、薛蛮子、徐小平、蔡文胜等币圈大佬为代表。两派的界线也正因陈伟星和朱啸虎的口水战变得更加的泾渭分明。

回顾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朱啸虎在朋友圈转发一条关于区块链解毒汤的文章,并表示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否则晚节不保。

 

 

这种说法立马引起了陈伟星的反驳。作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这个500人微信群的意见领袖之一,陈伟星反问,股权投资的割韭菜方法比币圈高级吗?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泡沫有全球股市泡沫高吗?

随后,《陈伟星怼朱啸虎:拼命吹项目割小股民韭菜》的文章在网络及微信传播。朱啸虎微信朋友圈转发此文并评价称:“人在做,天在看,历史不会忘记,希望各位不要因为收割韭菜赚带血的钱而留名青史。”回怼陈伟星:不是混淆概念,就是别有用心。

接着,陈伟星再怼朱啸虎:完全不懂技术演进,也根本不理解创业者。他回应说,朱啸虎,不能创造性思考问题的人,我们确实很难的教会他。也没有资格成为一个所谓的独角兽捕手,因为真正的捕手是用技术手段解决世界重大问题为己任的人。


居然说自己完全不懂技术演进的路径, 朱啸虎自然是坐不住的,他下午在朋友圈再度发言并表示,作为早期风险投资人,始终关心新技术的发展。

互怼并没有结束,陈伟星后发朋友圈声明所持加密货币永不套现,绝不割韭菜。“真正的信仰者,绝不割韭菜,也不当韭菜!只有卖的才是韭菜。

陈伟星在群里回答问题时直接表示:“我和朱啸虎没有新旧利益之分,我也是旧时代过来的人,混得比他帅,只不过他想死在旧社会,我想活到新世界了。”
新旧世界之分,朱啸虎回应——

最新的互怼进展是,元宵节当日,陈伟星通过朋友圈表示,今后将永远不支持朱啸虎投资的任何区块链项目,也不欢迎朱啸虎参与自己投资的区块链项目。

至此……互怼告一段落。

舌战无所谓孰是孰非,但可以肯定的是,经过轮番口水战,陈伟星因思维敏捷,快人快语,在币圈圈粉无数,有互联网创业者将陈伟星称为“币圈男神黄子韬”、小鲜肉、耿直Boy......蔡文胜也曾在三点钟群里公开表示“星星简直太可爱了”。

这一连串的舆论风波的结果是,陈伟星火了。可以说,从几乎籍籍无名,到大众封神,陈伟星只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

2、开炮EOS,EOS堪称区块链毒瘤,极致炒作圈钱者


5月29日,360公司Vulcan(伏尔甘)团队宣布发现了区块链平台EOS的一系列高危安全漏洞。经验证,其中部分漏洞可以在EOS节点上远程执行任意代码,即可以通过远程攻击,直接控制和接管EOS上运行的所有节点。

接着陈伟星评论称:EOS堪称区块链毒瘤,毫无理想主义的极致炒作圈钱者,区块链共识的最大破坏者。

1.募集近30亿美元,完全不知去向;

2.ico一年365天,不知投向与目的;

3.dpos过度中心化,技术漏洞百出与过度包装;

4.绝大部分炒币与所谓超级节点来自国内,而超级节点本质是一群利益共同体的炒作;

总之一个花几千万人民币就能搞定的技术真的有必要让大家炒的那么欢。

这事当然不算完,6月7日下午陈伟星在微博上痛骂EOS,摆出一堆官网上的条例,说EOS是BM营造出的庞氏骗局,什么都不是就是空气币,BM私吞了中国投资人的40亿美金。还说EOS为了营销包装了很多技术名词,都是伪区块链概念,骗老百姓接盘。

 

 

并于晚间发布朋友圈:“通常情况下投资者对于投资对象的财务情况和开发运营情况都是要求透明开放与负责任的。为啥我希望和大家一起搞清楚大家的投资对象的问题:不透明、不负责、过度圈钱、设计扭曲,你们却反而攻击我?用伪区块链概念‘操作系统’、‘链的爸爸’、可操控的Dpos中心化问题、脆弱安全性、各种自媒体喊单操控市场为啥不能质疑?Block.one募集了中国人几十亿美元却彻底撇清责任的“协议声明”,为啥不能质疑?第一个为EOS喊单的“比特币首富”还欠着别人3万个比特币你们知道吗?“伪首富”发十几个项目,募集EOS放进自己的口袋,喊单起来再套现给自己,你们管过吗?‘伪首富’把募集的比特币打进了Just-dice赌场洗钱或者输掉,你们管过吗?在各种社交平台喊概念销售代币的某猫明知BM的贪婪又神叨叨的喊单你们知道吗?所有的公共财富都应该被监督和合理使用,这难道不应该是大家的共识!?”

陈伟星此言一出,老猫和梓岑立即回怼,还有很多自媒体也开始讲这件事,甚至开始扒陈伟星和快的成名的那段往事,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在邦德这里,荔枝不想再讨论陈伟星以前的创业经历,只想就事论事地分析陈伟星的微博。

陈伟星把EOS项目直接定义成比庞氏骗局更可恶,这让人想到,很多年前大家不了解比特币的时候,就直接把比特币定义为庞氏骗局。陈伟星又有多了解EOS呢?

募集的钱归他们私人所有,且不对中断开发,发布失败及不承担运营等。首先这不是BM募资的钱,这是BM所在公司Block.one募资的,募来的ETH不是归BM所有。投资有风险,陈伟星不会不清楚吧?这是爱惜欧,而且EOS这个项目是没有私募环节直接公募的,风险高也情有可原。还有不承担运营,那是因为EOS项目的运营工作全都交给区块生产者(超级节点)了,EOS本身设立的激励机制也不需要EOS本身去运营。

EOS不是证券、商品或基于证券和商品的任何有价值的交换物。这就完全是为了应对法律合规问题,是给政府看的。前一阵,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开各种听证会讨论以太坊是不是证券问题。要知道,如果将以太坊定义为证券,以太坊就要从虚拟货币交易所下架,要通过层层审查去证券交易所上上市交易。当时SEC的听证会对以太坊的价格影响还是很大的,以太坊价格如过山车一般。其他很多项目没说只是因为有的国家没有法律合规的要求,或者现在没有规范的标准,团队不重视合规的事情。不过万一以后出了严格的政策,没有合规的项目会面临很大风险,可能直接被关停。

陈伟星对空气币的定义也很神奇,因为官网上写了EOS不是证券、商品或基于证券和商品的任何有价值的交换物,就什么都不是,就是空气了?代码就看不到吗?

私吞中国投资人为主的40亿美元?这个就更不对了。了解EOS公募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募资活动是不允许中国人和美国人参加的。中国人买的EOS基本上都是二级市场买的,基本上也是看好EOS而买的,有什么不可以。

还有他说的为了营销空气币包装的技术名词“石墨烯”“操作系统”等等。比特股社区的人都要气死了吧,石墨烯技术是BM和他父亲StanLarimer发明了一种区块链底层技术,出块速度极快,能达到1.5s,而比特币是10min。现在有好多项目都是用石墨烯技术作为底层的,已经有了大规模的应用,到陈伟星这里就是为了营销空气币而包装的技术名词,是唬人用的。

当天老猫就在朋友圈回应了陈伟星的言论
 

HelloEOS的梓岑也做出回应

在圈子里,懂的人自然懂,谁在胡吹谁在办实事一目了然。然而为什么陈伟星会这么说呢?


首先他自己也在搞项目,就是众多周知与币安孵化器合作的打车链。自己家的孩子最好,怎么能有其他明星项目抢风头,先怼一怼再说。


还有陈伟星的好朋友,玉红,早就开怼EOS,说是传销币。看看玉红的XMX战队,现在已经两百多个了。

 

3、和币圈大佬李笑来的世纪大战


其实陈伟星和李笑来的梁子可不算最近才结上的,早在4月份陈伟星就曾连发两条朋友圈,怒怼“一些币圈大佬割韭菜手段太恶心”,他说自己从不收免费token帮站台,甚至冒着极大政治风险帮区块链大声呼吁,没想到一些币圈大佬却一直在用极恶心手段割韭菜。他说:所谓币圈大佬,请早点擦干净屁股,哪天资产全部上链,你根本不可隐藏。虽然陈伟星没用指名道姓,但作为币圈资深大佬李笑来也是躺枪无疑的。

而到了5月,“王峰十问”对话嘉宾为INBlockchain联合创始人老猫的对话过程中,陈伟星对李笑来和老猫二人提出质疑,称他们推荐散户高价买入,并爆料:“笑来有那么多听起来挺实在的不良传言”。


当时吃瓜群众也不知道所谓“不良传言”究竟是什么,这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紧接着6 月 9 日,陈伟星在朋友圈发声炮轰李笑来,更爆出猛料:“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是伪首富,对外欠他人3万个比特币,募集来的部分比特币还打入了在线赌博网站,是洗钱还是涉赌?

此文一出,舆论哗然。随后,网易财经报道了此事并更新了微博。而陈伟星也没闲着,刚发完朋友圈,立刻转战微博,开始了一轮新的攻势。

虽说陈伟星在微博很是隐晦的使用了“李某”,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话怼的就是李笑来。当然,李笑来也并没有示弱,很快就在微博上做出了反击。


不过,面对质疑,李笑来本人来并没有对指责本身进行直接回应,而是把话题集中到了“举证责任”等法律问题上。


6月9日,李笑来转发网易财经题为《陈伟星惊爆“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欠3万比特币且涉赌》的微博并表示:“奉劝陈伟星做好自己的打车链罢。之前很多人问我为啥不辟谣?学个概念吧:举证责任。现在举证责任在陈伟星不在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